沙逝



我的主人,是一个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的剑客。
他面容俊美身姿挺拔,每当他微微一笑时,旁边的少女们都会羞红了脸庞,以致一顿饭下来我主人能收到不少的花或手帕。
我的主人武功高强轻功一流,为人仗义出手豪爽;上至九五至尊,下至黎民百姓他都有着极好的口碑。
当然,我也不差。
我由精铁与玄石打造而成,吹毛刃断削铁如泥。因为我的剑刃中加入了主人的血,所以主人每次拔剑出鞘时我都能感受到他内心澎湃的战意与兴奋。
但主人有一点让我很是担忧。
他今年二十有余,早已及冠,可身边却没有一个美娇娘或红颜知己;每次去花楼时虽说愿意喝酒玩击鼓传花,可一旦上到房间时却总是在椅子上坐的端端正正,和她们品尝香茗聊聊琴棋书画或者是盖着棉被纯聊天。
要不是我见过他舒解自己的欲望,我都快要怀疑他是不是不行了。

很幸运能遇上最好的你。每一天的我,都会比前一天更爱你。叶神,二十岁生日快乐